去老人院也快兩年了,跟老人家聊天也是工作之一。當跟老人談天之中總會有讓人莞爾的對話,並非是指我們看輕聊天這份責任,而是談天的內容是真的是在談"天"。天馬行空的內容有時候還是會讓我很無言以對,但是讓我沉思的話題還真是少見。

印象中是一月底的時候,我上樓請老人下來喝茶,我遇到一位叫Harold的老人家。我用了很活潑的口氣問他說想不想下樓喝個茶,之後的對話讓我之後回想很久。

Me:Hello! Whould you like to go downstair for tea?
Harold:(smiling) Hi! Why is that everytimes I see you, you're ALWAYS so happy?
M: (shocked) Errrrr....... Becuase I got nothing to worry about?
H: Really? HAHA

其實是我的回應讓我之後回想時覺得很無奈 "Got nothng to worry about" 最好是這樣,我現在煩死了,我有超多煩惱的事。要煩功課的事,擔心自己成績不夠好,直早會接到PROBATION Letter。煩說到底選對MAJOR了嗎?SFU直接把我丟到MBB,但是自己現在的GPA真的可以進MBB嗎?自己是真的對MBB有興趣嗎?但是又不知道選什麼,感覺選錯的話不就好像又要從頭來。畢業了,以後能幹麻?這些事從學校回到家並不會減少反而增加。回到家要跟小弟鬥,一山不容不了二虎,跟他 SHARE電腦弄到我很想直接把筆記型電腦往牆壁一丟摔成兩半,這樣子兩個人都沒有辦法用電腦我也爽。生活中還有太多是要煩惱。有時候煩到自己煩到真的好討厭自己。還記的五區家聚的時候,再玩TURE/FALSE遊戲,我竟然呆呆的還跟學員一起玩。其他慈青都已經退下來了,我還在那邊憨。題目是我們寫的,很多題我已經知道答案了。當慧心叫我去錯的答案邊的時候,我竟然呆呆的拒絕 (sigh) 事後真的覺得很丟臉。我承認我的心思很細,向這種事會一直責怪自己。

真的是心細用錯地方不該想很多地方想超多該想很多的地方卻是不用大腦

對生活已經不感熱情我,上禮拜在削水果的時候不小心切到自己的大拇指。注意喔我是用切的喔!而且傷口十分的深。我的力道很大,要不有指甲卡到,不然就是一刀下去直接見骨。重點是我竟然沒有哭有沒有叫,我看一看傷口,笑一笑,就一個人繼續默默的切完所有的水果。血一直流,我的水梨上都是我的血,我還是沒有反應。切完水果發現血還在流,就想說好吧這次好像真的要包BAND-AID,所以就哼著歌走到藥箱包紮。沿路上都滴著我一小攤的血,我看沿路上滴的血,我心裡竟然是想說我血紅素還蠻深,因該沒有沒有貧血。我在想這件事的時候還是繼續在微笑。 What is wrong with me???

這切水果切到自己的是真讓我發現我對生活的一些事已經失去感覺了

WAIT, 我跟HAROLD的對話還沒結束

Harold: So, young men. Do you go to church on Sunday?
Me: No, sir. I am not a christian.
H: Oh. You know young man, you should consider join the group.
M: Oh. Why?
H: Well, becuase in the end, nobody knows what will happen. We should join the winning team. I'm not saying other groups are bad. It's just that we should join the group that is most likely to win. Don't you think?
M: Okaaaay........ I will look into it.
H: HAHA. Good boy.

Oprah跟 Adrienne Clarkson曾說過他們沒有辦法想像他們醒來以後失去他們的信仰。宗教信仰本來就是帶來人心靈的平靜,如果是因為想說在死後有比較好的天堂,then so be it. 不管是任何理由,我蠻羨慕信仰虔誠的人。因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他們知道他們可以倚靠誰。也許我線再是需要一個依靠,一個可以讓繼續往前走的動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18 的頭像
sta18

複雜人生 • 簡單心情

sta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